温凉

【双花】再无繁花血景

  他说,我现在只想拿冠军,不惜一切。毕竟,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坚定却落寞。


   ……因为那个人,那个曾自信地对他说“我们一定会拿冠军”的人,已经不在他身边了。

  不甘心吧,大孙。他愣愣地看着那人逐渐远去的背影。

  因为手伤而不得不退役,尽管那人表现得若无其事,但他作为最了解那人的人,又怎么看不出那人眼底的不甘和失落。


  那人说,乐乐,我不想成为你的累赘。我……不能再陪你走下去了。


  他又想起那人的话,看着那本不该出现在那人身上的落寞,不知不觉间红了眼眶。


  仍记得,那个赛季百花痛失冠军。训练室里,他将头深深地埋在臂弯里,也是这样的红了眼眶。那人用手指把玩着他的小辫子,戏谑地说,乐乐啊,你不光有小辫子,角色名这么女性化,还这么爱哭。却不着痕迹地在他身边坐下,将手搭在他的肩上,一字一顿地认真地说,像是在诉说着誓言——“我们一定会拿冠军。”


  又怎么能不想哭呢?他的大孙,本应是意气风发的才对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带着不甘和遗憾黯然离开。


  没想到啊,繁花血景只盛放了一个赛季。他缓缓地攥紧了拳头。


  大孙,我要拿冠军,无论是为了百花,还是为了你,抑或是我们。


  后来的三次闯入总决赛,三次亚军,都是他一个人的疯狂啊。


  有人问他,冠军真的这么重要吗?


  当然重要啊,超越一切的重要。因为,这是那人的愿望,同时也是那人的遗憾。


  所以他后来毅然转会霸图,即使背负着很多人的谴责,他也从不曾后悔。


  繁花依然在赛场上盛开,血景却早已黯然湮灭。


  义斩的每一场比赛他都会看,近乎贪恋地看着那人。有时他也会想,如果那人的手没有受伤,该有多好。他们的繁花血景,也能够再次盛放于赛场。


  但终究只是如果。他微不可闻地叹息。从此再也不会有繁花血景,也再不会有人能像那人一样,与他有着近乎心灵相通的默契。


  他的大孙,终究是不在了啊。








【双王】再见,杰西卡

我是王不留行。不是那个传说中包治百病的王不留行。
我是杰西卡的王不留行。

杰西卡在那天退役了。
微草为他举行了送别会,他将要离开,也许不会再回来。而我,也终将成为英杰的王不留行。
“你是微草的未来。”我又听到了杰西卡用欣慰而释然的声音这么说。之前的那场全明星赛,当他以微弱的技能点的差值故意输给英杰,欣慰地举起英杰的手然后自己黯然退场时,他也是用这样的声音告诉英杰,“你是微草的未来。”只是那时,杰西卡还在。
我看见英杰用力地点头,努力不让在眼眶里摇摇欲坠的眼泪落下。“队长……”几乎是哽咽的。
怎么还是这么爱哭呢……我在杰西卡的指间,看着眼前这几乎是我见证着他的成长的英杰,感慨着。
我静静地躺在他的手掌心,感受到了杰西卡的目光,留恋缱绻。……就连那不对称的眼睛也显得柔和了许多。我笑了笑,挺佩服自己在伤感的气氛中还能找到槽点。
……呐,那年杰西卡从林杰大大的手中接过我的时候,我还真是被那与众不同的眼睛吓了一跳呢。
不过也许是相处得久了,觉得杰西卡的眼睛还真是挺好看呢,总是含着浅浅的笑意,像是包含了整个璀璨的星河。即使在决定放弃魔术师打法时,也是那样的波澜不惊。
我不知道杰西卡决定放弃他最擅长也是最适合的打法时是怎样的心情,也许有不甘吧,但更多的是坚决。杰西卡就是这样好的一个人呢,努力地去与团队配合,即使他曾是那个变幻莫测的魔术师。
与杰西卡的手不同的触感拉回了我的思绪。英杰已经郑重地接过了我,眼中满是坚定。
杰西卡真的要离开了。我有些怅然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随后看向英杰。
杰西卡,如果微草绚烂的未来是你想要的,那么,我如你所愿。我会帮助英杰,成就微草的未来。
再见,杰西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