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凉

【双花】再无繁花血景

  他说,我现在只想拿冠军,不惜一切。毕竟,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坚定却落寞。


   ……因为那个人,那个曾自信地对他说“我们一定会拿冠军”的人,已经不在他身边了。

  不甘心吧,大孙。他愣愣地看着那人逐渐远去的背影。

  因为手伤而不得不退役,尽管那人表现得若无其事,但他作为最了解那人的人,又怎么看不出那人眼底的不甘和失落。


  那人说,乐乐,我不想成为你的累赘。我……不能再陪你走下去了。


  他又想起那人的话,看着那本不该出现在那人身上的落寞,不知不觉间红了眼眶。


  仍记得,那个赛季百花痛失冠军。训练室里,他将头深深地埋在臂弯里,也是这样的红了眼眶。那人用手指把玩着他的小辫子,戏谑地说,乐乐啊,你不光有小辫子,角色名这么女性化,还这么爱哭。却不着痕迹地在他身边坐下,将手搭在他的肩上,一字一顿地认真地说,像是在诉说着誓言——“我们一定会拿冠军。”


  又怎么能不想哭呢?他的大孙,本应是意气风发的才对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带着不甘和遗憾黯然离开。


  没想到啊,繁花血景只盛放了一个赛季。他缓缓地攥紧了拳头。


  大孙,我要拿冠军,无论是为了百花,还是为了你,抑或是我们。


  后来的三次闯入总决赛,三次亚军,都是他一个人的疯狂啊。


  有人问他,冠军真的这么重要吗?


  当然重要啊,超越一切的重要。因为,这是那人的愿望,同时也是那人的遗憾。


  所以他后来毅然转会霸图,即使背负着很多人的谴责,他也从不曾后悔。


  繁花依然在赛场上盛开,血景却早已黯然湮灭。


  义斩的每一场比赛他都会看,近乎贪恋地看着那人。有时他也会想,如果那人的手没有受伤,该有多好。他们的繁花血景,也能够再次盛放于赛场。


  但终究只是如果。他微不可闻地叹息。从此再也不会有繁花血景,也再不会有人能像那人一样,与他有着近乎心灵相通的默契。


  他的大孙,终究是不在了啊。








评论

热度(6)